凯迪电力4家企业扭亏为盈 账目必有蹊跷_2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上市公司高价收购大股东资产输送现金流,是资本市场常见的欺诈小股东方法,被戏称为做保姆,即上市公司沦为大股东的保姆,把孩子让上市公司带,孩子长大成人了,大股东再领回。

  回购价格引发争议

  早在2010年12月,阳光凯迪决定把宿迁电厂、万载电厂、望江电厂注入到上市公司,凯迪电力共耗资29600万元。2011年12月,阳光凯迪又作价9618.00万元将五河电厂、桐城电厂各51%的股权注入到上市公司。

  徐财源认为,5个生物质电厂将被回购,投资者担心大股东是否会故意做低后续投入的工程建设支出。

  价格怎么定,这是上市公司和大股东之间协定的。我们小股东完全无法左右。在小股东邓文齐看来,此次完全没有必要的回购事件,其实质就是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搞利益输送。

  徐财源认为,公司法规定超过净资产10%的交易行为需经股东大会,凯迪电力2012年年报显示净资产为24.10亿元,而5个电厂成交总金额达3.92亿元,回购价格还要加上由凯迪电力后续投入的工程建设支出以及交易价款按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费用,显然远远超过净资产的10%。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凯迪电力代理董秘张鸿健,张表示,触发回购条款的标准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上已通过,此次回购议案只是按规施行当初的承诺,不需再召开股东大会。

  5家电厂的盈转亏

  早在2011年,上述5家电厂全部实现盈利,且全部完成大股东预测的盈利目标。但转眼一到2012年,又离奇地全部报亏。

  凯迪电力2012年年报显示,2012年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业务之所以出现亏损,主要是在去年7月至10月,生物质电厂主动停产进行燃料收购工作整顿,打击燃料收购过程中出现的腐败、贿赂、中间商恶意哄抬燃料价格等不法行为。由此看来,这部分资产并非经营状态不佳,甚至可说是主动亏损。

  2012年11月,在临时股东大会上,小股东提议大股东采取不回购而直接向上市公司补偿承诺的利润差额。邓文齐认为,如果真的从公司利益出发,回购完全没有必要。大股东补偿上市公司,推动生物质发电发展为上市公司盈利,大股东也可以获利。

  包括凯迪电力董事长陈义龙在内的多个高管认同这个提议,并称大股东回购行为确存不妥之处,可考虑大股东不回购而给上市公司做补偿,他们会尽可能优化之前的关联交易协议,争取在2012年年底前出相关方案。

  时隔五个月,小股东等来的不是优化方案而是回购议案通过的消息。对此,张鸿健告诉记者,用何种方式处理五家电厂,是董事会根据各方利益合规的安排,不能单凭某一方的意见作出改变。

  凯迪电力4家企业扭亏为盈账目必有蹊跷(图)北极星节能环保网2013-5-2414:56:02我要投稿关键词: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生物质能股东怀疑数据造假

  按凯迪电力提供的数据,回购标的5家电厂,宿迁电厂2012年承诺利润1321万元,结果上半年亏损156万元;望江电厂2012年承诺利润1087万元,上半年亏损345万元;万载电厂2012年承诺利润1201万元,上半年亏损79万元;桐城电厂2012年承诺利润1434.04万元,上半年亏损491万元;五河电厂2012年承诺利润1705.01万元,上半年盈利319.91万元。

  凯迪电力当初对这5家电厂的预计盈利,曾遭到一片质疑声。一位资深审计人士认为,上述电厂要达到承诺的盈利水平,不外乎五种可能性:一是获得投资收益,但从公开信息中未发现上述电厂对外投资;二是下半年获得巨额资金,减少财务费用及增加利息收入,从公开信息也未发现;三是处置资产获取收益,但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处置生物质电厂资产的信息;四是经营形势好转,主营利润上升,但在下半年收入下降、成本变化不大的前提下,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五是获得补贴收益。

  5家电厂4家集体盈转亏的结果,让投资者在蒙受巨额损失的同时,高呼其中必有蹊跷。徐财源怀疑,5家电厂的经营利润未必就差。他认为,相较于长青集团2012年26.85%的毛利率,凯迪的生物电厂的正常利润甚至应该高于长青集团的利润。至少碳补偿每个电厂是1000万元,已办了备案登记,至今没回音。据说大股东一回购回去就会到账,这个账上没挂应收款,肯定会变成大股东的了。

  2010年12月,凯迪电力收购大股东旗下电厂以来,其股价曾在2011年5月飙升到25.25元,此后一路下跌,目前在5、6元徘徊。徐财源于2011年初买入凯迪电力,他认为上市公司的损失不应由小股东来承担。

  生物质发电的现状

  生物质发电是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一种,包括农林废弃物直接燃烧发电、农林废弃物气化发电、垃圾焚烧发电、垃圾填埋气发电、沼气发电。

  中国是农业大国,生物质资源十分丰富,各种农作物每年产生秸秆6亿多吨,其中可作为能源使用的约4亿吨;全国林木总生物量约190亿吨,可获得量为9亿吨,可作为能源利用的总量约为3亿吨。如加以有效利用,开发潜力十分巨大。

  事实上,生物质发电的现状并没有凯迪电力描述的那么美好。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认为,迄今为止生物质发电行业尚未出现过黄金发展周期,成本高企一直是制约生物质发电厂盈利的关键要素。生物质发电的单位建设成本一般在9000元/千瓦左右,比火电4500元/千瓦和小型水电、光伏发电、风电建设成本均为8000元/千瓦要高出许多,而企业仅凭发电收入、政府补贴、CDM收入、卖钾肥收入很难实现盈利。

  萧函称,从行业整体来看,生物质能发电企业多数处于亏损状态,政府补贴、临时电价补贴等多项补贴到位后,生物质发电厂也很难实现收支平衡。目前,在生物质发电领域做得较为有名的上市企业主要是凯迪电力、长青集团、韶能股份,涉足生物质能燃料的有威远生物、迪森股份、龙力生物、中粮生化、等,其中长青集团去年在生物质发电领域实现5547.65万元的盈利,整体效益相对其它企业较好。

上一篇:什么行业会“称霸”智能制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