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去核化失败 核安全让世界不安_9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在大量民众的强烈反对声浪之中,日本政府仍然强硬坚持重新启动核电站运行,立即引起东亚以及世界的一片猜疑: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影响至今尚未结束,日本为何如此着急重启核项目?道琼斯通讯社称,日本重启核电站将引发世界对日本可能重演福岛核灾难的忧虑。而日本20日重新修订的《原子能基本法》中核能要为国家安全服务条款,更令周边国家对日本重启核项目感到不安。韩国《中央日报》称,日本在核能相关法律条款中加入国家安全一词是为将来核武装铺垫法律基础,可能推倒东北亚国家核武装的多米诺骨牌。

  日本无核化时代仅一个月

  日本无核化时代只持续短短一个多月就结束了。日本政府日前宣布恢复核电站运行的政策,让世界各大媒体一片惊讶。日本国内54座核反应堆从5月5日夜起一度全部关停。法新社24日称,近几天来,日本首相官邸外每天都聚集大批示威人群,抗议野田内阁恢复核电的决定。22日晚上8时,刚结束工作、准备出去用餐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竟然出不了官邸大门。原因是4万民众包围了首相官邸和国会,要求取消重启福井县大饭核电站的决定。这些市民很多是下班后没有回家,直接加入抗议队伍的。抗议人群举着坚决反对大饭核电站重启、不许政府随意决定、日本实现零核电等牌子。但是很奇怪的是,日本最大的几家纸媒第二天竟然一致选择性沉默。日本媒体评论员村下勉2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很显然,日本政府对媒体下达了封口令,由此可以看出政府是铁了心要重启核电站。日本政府现在已经有点专断的意味了。

  尽管媒体对这次大规模抗议很少报道,但民众的强烈抗议仍然给日本政府很大压力。对于民众的行动,日本首相野田日前不得不出面解释称,国内舆论分裂成两派,我凭着责任感作出判断。他称,批准核电站重新运转是为了保卫国民的生活。野田此言一出立刻在日本引起强烈反对。24日,野田的竞选区千叶再次出现数千人抗议集会。在网络上,民众也纷纷指责政府为恢复核电辩解只是重复福岛核事故前核电安全的神话,必将成为历史罪人。

  美联社称,重启核电站闯关成功,意味着日本政府可能会加快让全国50座核反应堆更快重新投入使用。英国广播公司称,日本之所以不顾民众反对和周边国家疑虑,执意重启核电,主要是因为核电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前占日本用电比例30%,一旦这个空额无法填补,将导致企业加速搬离日本,令日本经济雪上加霜,这一系列连锁反应可能给日本社会带来的冲击,是野田内阁难以承受的。文章同时认为,尽管如此,这个险冒得似乎太大,因为执政党内也有约1/3议员反对重启核电,而民众更是宁愿承受缺电带来的不便也不愿恢复核电。

  《华盛顿邮报》称,日本将重启的大饭核电站存在安全隐患,该核电站处于直下型地震的断层带,而一旦发生类似福岛的灾难,人员逃离或外界增援都只能通过一条悬崖边的羊肠小道进行,放射性污染还可能危及为1400万居民提供生活用水的最大淡水源琵琶湖。日本《冲绳时报》社论称,在无视安全对策的状态下决定重启核电的问题太多。日本核安全神话崩溃就在1年3个月前,日本重启核电等于对这一神话崩溃闭上眼睛。

  日本重启核电让欧美不好交代

  自去年3月11日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各国纷纷重新审视核电发展战略。德国甚至做出弃核决定,宣布到2022年关闭境内所有核电站。不过,在福岛事故一周年前后,美国政府正式宣布在本土结束了30多年没有新建核电站的历史,决定开始建设沃特核电站。英国不久前也决定在2050年前重建22座核反应堆。

  日本选择重启核电站,也让世界多国重新思考自己的核电政策。日本《朝日新闻》称,西方从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再次看到核电的恐怖之处,开始反省自己的核电政策。欧美国家政府近来遭受着来自民众的巨大压力,但现在日本重启核电,让欧美很多国家政府向民众不好交代。

  有关核能的安全问题自从核电站诞生起就是争论最多的问题。德国《明镜》周刊日前称,日本重启核电站显然表明在这个危机时代,一些国家认为能源需求比安全更重要。《明镜》还引用德国绿党的话,呼吁日本认真思考核能政策,日本完全可以放弃核电,转向可再生能源。德国《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评论说,日本重启核电是全世界无核化希望的对手。现在重启核电问题已经成为一种政治问题。

  虽然德国政府已决定在2022年前关闭所有核电站,但这一决定直到目前仍存在很多争议。《法兰克福汇报》日前报道称,德国几家电力巨头已经向联邦宪法法院提诉,要求政府、议会以及绿色和平组织等63家机构赔偿因退出核电政策所造成巨额损失,索赔金额约150亿欧元。由于将逐渐关闭核电站,德国去年电费价格上涨10%,德国消费者协会统计称,有15%的家庭负担不起电费。而德国工业界也抱怨,电费的压力越来越大,这可能迫使德国企业考虑搬到电费便宜的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称,放眼世界,尽管许多国家对核能需求十分强烈,但围绕核安全的民意同样不能被忽视。该报认为世界需要进行一场核文化改革,既不能让当权者轻信产业界做出的核能百分百安全的承诺,也需要让老百姓接受核能的开发对未来至关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需要建一个公正、独立的监督部门,让国家做出的每一步核发展决定都能够公正透明地被社会大众所了解。

  日本修法背后到底隐藏什么

  日本政府甘冒政治风险和环境风险也要重启核电,为什么不考虑用增加进口石油、天然气的办法来应对电力和能源危机呢?路透社的报道日前这样问道。文章称,日本重启一座核电站,每月只能减少天然气消费量约18万吨,这对日本油气进口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德国柏林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专家彦尼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不顾民意重启核电站,一方面是经济上的原因,毕竟与高价石油以及再生能源相比,核电价钱低廉,不出事故的情况下对环境污染小。但他同时认为,日本核电背后也深藏着国家安全链。日本20日修改的《原子能基本法》中核能要为国家安全服务的词句就表现出日本的这种暧昧。

  对于日本国会20日通过的《原子能基本法》修正案,《冲绳时报》称,这是含有开发核武器意图的重大语言修改。《北海道新闻》也称,国家安全保障这个词汇具有武装保卫的意思。如果把这个词汇加入到核能利用目的,邻国出现这会被用于军事目的的担忧是必然的。该报称,这可能动摇日本无核三原则以及和平主义形象。

  20日,日本国会除了通过《原子能基本法》的修正案,还通过了《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法》修正案,该案也解除了宇宙航空开发仅用于和平目的的限制。俄罗斯之声23日称,修正案为日本将航天用于军事目的开辟了道路。文章称,目前看来,日本这些修正案还没有放弃无核的基本原则。但是,对原子能法和航天空间利用法进行修正的本身证明,日本这一政策引起了人们对地区安全形势的不安。俄罗斯专家基斯塔诺夫表示:邻国对日本这一决定的反应是负面的。日本这些做法被普遍认为是在向军国主义方向发展。

  近年来,日本政客有关核武装的言论层出不穷。2002年,日本前自由党党首小泽一郎声称,日本核电站有足够的钚储备可以用来制造3000-4000枚核弹头。2006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回答国会议员提问时称,最小限度地拥有用于防御目的的战术核武器未必违反宪法。2009年,日本自卫队前航空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公开宣称,日本应该拥有核武器。2011年,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再次宣称,日本应当制造自己的核武器,以应对来自中国日益增长的威胁。

  《俄罗斯报》21日题为邻国怀疑日本有核野心的文章称,日本修改原子能法引起了邻国的强烈不安。韩国《朝鲜日报》25日称,核武装,日本比朝鲜更值得警惕。文章称,日本虽然没有核武器,但一直被视为有能力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日本不断拥有核原料,还拥有离心分离机,有能力对每年达800吨的核废料进行再处理。日本还具备可以制造铀弹和钚弹的所有基础设施,如进行模拟核试验的大型计算机和试验装置。如果日本开发核武器,可以不必进行核试验。因此国际社会认为,日本比朝鲜更容易开发核武器。

  韩国《中央日报》称,日本在核能相关法律条款中加入国家安全一词被怀疑是为将来核武装铺垫法律基础。报道认为,一旦下定决心,日本具备在数月内完成核武装的实力,而且日本的火箭技术任何时候都可以转化为核运载导弹技术。报道认为,如果日本像朝鲜一样进行核开发,韩国也必须拥核,整个东北亚将陷入核战争的恐怖中。

上一篇:【干货】可编程控制器(PLC)原理及应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