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企业无奈外迁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在经历了一次创业和二次创业后,设区23年的济南高新区踏上三次创业新征程。无论是去年11月科技部举起发令枪,要求国家级高新区全面启动三次创业,还是园区企业的种种诉求,三次创业都恰逢其时。

  高新区一位企业家解读,正如高脚杯一样,第一阶段做稳了底垫,第二阶段做精了杯柄,接下来就要做大杯口。

  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大背景下,三次创业的提法有一些豪迈,也有一些悲壮。

  大陆机电负责人荆书典看来,无论是企业的下一步规划还是高新区提出的三次创业,都像高脚杯一样,做稳了底垫,做精了杯柄,接下来就要做大杯口。

  高新区开启三次创业新闻背景

  1991年,济南高新区成为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之一。在经历了建设发展初期一次创业的从无到有、逐步扩大,以及经济社会实现跨越发展的二次创业,设区23年后,济南高新区开启了三次创业。

  何为三次创业?高新区党工委书记马玉星8月8日在全区领导干部会上指出,将以科学发展为主题,围绕一个目标(建设全国一流高新区),实施两大战略(创新驱动、产城融合),明确四区定位(高端产业密集区、高层次人才聚集区、创新发展示范区、宜业宜居新城区),实现五个跨越(产业培育、自主创新、城市建设、社会管理、改革创新),开启三次创业新征程,打造经济升级版。

  企业与高新区共成长:从底垫、杯柄到杯口

  大陆机电恰好见证了高新区的一、二次创业,又与三次创业颇有共鸣。

  1993年,荆书典与朋友合伙成立了济南大陆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创业初期他们靠的是技术和勤奋,有什么活就干去。为了维修一台瘫痪的二手意大利设备,不懂意大利文的荆书典和同事从书店买来词典,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在车间连续工作96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将设备启动。

  而此时的高新区,正经历着建设发展初期阶段的一次创业。荆书典说,初期做稳高脚杯的底垫,是发展的不二法门。

  此后,大陆机电着手研发工业控制计算机,而网络布线、电视监控等业务被放弃了。正如二次创业期间,高新区初步完成了科技部提出的五个转变要求。今年上半年,高新区完成高新技术产业产值306.2亿元,占工业总产值比重达68.4%。荆书典认为,这一阶段是在做专做精高脚杯的杯柄。

  在产品短缺时代,企业只需要满足市场需求。而目前产能过剩,粗放生产的老模式就行不通了。荆书典介绍,目前大陆机电承担着计量器具编码规范等四个国家标准的起草工作,企业定位由技术引领转向标准引领。

  标准是产业化的基础。荆书典认为,三次创业的意义就在于在原有创新基础上创新驱动、标准引领,将高新技术提高到一定层次,并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做大高脚杯的杯口。

  30岁老住户谈变化:每年坐领15000元

  对于年轻的高新区来说,30岁的孙昊(化名)已经算是老住户。他生在贤文庄,父辈都是种庄稼的农民。贤文庄划入高新区,他也便成了城市娃。尽管对三次创业全然不知,他却对身边的变化感触颇深。

  在孙昊的印象中,划入高新区之初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听妈妈说,他们每人每月可以领到500元生活费。这也成了不少常在路边闲聊的中老年妇女炫耀的资本,因为一条路之隔的八涧堡、盛福庄等几个没有划进高新区的村,当时并没有这一待遇。

  上初中后,孙昊父母先后在附近的企业找到工作。家门口的公交站牌越来越多,去市区可以省下一半的时间。

  现在我们这应该就是最繁华的市区了吧。孙昊说,二十年来他从农村孩子变成了让城市人羡慕的城市人。除了每人每月500元的生活费,他和家人年底还能领到每人9000元左右的分红。

  孙昊在康虹路附近开了一家面馆。不足30平方的门头,每天中午可以卖出200多碗面。眼看在高新区上班的年轻人越来越密集,他打算停用店面,通过手机应用来卖面。身在高新区,就得高新一点。他笑着说。

  着一、二次创业给企业带来的迅速发展,高新区面临的发展瓶颈也愈加明显。无论前有标兵、后有追兵的压力,还是土地资源紧缺、科技企业融资等难题,三次创业都恰逢其时。

  放眼全国三高新区排名超济南

  事实上,早在去年11月,科技部副部长曹健林就举起了发令枪。在第十届全国高新区联席会议上,曹健林现场宣布,国家级高新区要全面启动三次创业,率先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济南高新区党工委书记马玉星介绍,目前,国家级高新区已扩军至115家,高新区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等国家一流科技园区发展的优势愈发明显,在产业规模、创新能力、城市发展等各个方面都具备了很强的竞争实力。杭州、青岛等处于第二梯队的国家级高新区近年来发展势头十分迅猛,在国家创新型科技园区建设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发展特色更加突出,发展潜力日益增大。尤其是合肥、长沙、长春三家高新区,在最新公布的全国高新区综合排名中已经超越了济南高新区。

  年底集中签合同,账面难看融资难

  山东金现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部位于齐鲁软件园对面的知慧大厦。谈起已经用了十年的办公室,公司副总许明对高新区的政策扶持赞不绝口。

  当时,该公司与其他四家公司一起集资,由高新区统一组织盖楼,该公司仅花了不到200万元。按照当时的市场价计算,他们至少省去了一半的房屋成本。

  许明介绍,他们从十几个人到1200名员工,从年销售额三四百万到两个多亿,都得到了高新区方方面面的扶持。

  但这家专为国家电网等大型央企做信息化外包服务项目的公司,却面临着似乎无法避免的尴尬。在其涉足的能源行业央企外包服务中,由于政策原因,活先干,合同年底签几乎成了行规。

  这样一来,这家具有很强盈利能力的公司,每年上半年只有净流出,没有净流入,账面上持续亏损。从目前来看,公司年底至少能完成两个亿的销售额,却只签了2000万的合同。

  房产、设备一类的固定资产能提供的贷款额度难以解渴,对于这家年现金流水在一个亿左右的公司,融资成了当务之急。上半年压力小,不用贷款。下半年钱花得差不多了,也贷不到了。许明说,他们试图向银行解释公司的情况,但这种游离在银行制度和风险边缘的贷款,除了有合作关系的,没有几家银行愿意给。

  积成电子以多个软件著作权作为质押物获得贷款的方式,同样不适合于他们这样规模相对较小、著作权也相对较少的公司。

  像金现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样,不少在高新区二次创业中发展壮大的企业,如今期待着适合自己的新型融资模式。

  土地紧张,企业无奈迁出

  制约企业持续创新和规模膨胀发展的不仅是融资。一家生产制造工业机器人的公司,曾在高新区内租用临时厂房作为生产车间。几个月前,他们搬到在济阳县新盖的两万平方米厂房内。

  按照计划,该项目在济阳的总投资达4亿元,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设自动化生产线42条,年产工业机器人4000台,可实现年销售收入15亿元。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工业机器人研发-生产-工程试验-展示培训-远程监控-在线诊断综合性智能化设计、生产、服务的产业链。

  提及迁出高新区的原因,该项目负责人反问道:在高新区上哪找这么大的厂房?本报记者王闯创

  新工场、联想之星、摇篮计划,汇集在中关村的各种孵化器模式,能否在济南复制?如果可行,谁来吃螃蟹?三次创业路上,创业服务模式、政府体制机构等都有足够的改革空间。

上一篇:邦纳SHP控制器在水处理行业中的应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