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史》:顾城,满清屠城,他大呼,万事一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南明史》:顾城,满清屠城,他大呼,万事一人当,不累满城百姓

史书记载,清兵围困扬州,史可法见势已去,欲拔刀自刎,被一参将阻止,护持而行。至小东门,见军民遭清兵屠戮,即挺身而出,大呼“我史督师也,万事一人当之,不累满城百姓。”于是被捕。多铎仍礼待劝降,史可法大义凛然地说道:“我中国男儿,安肯苟活,城存我存,城亡我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遂从容就义。能青史留名,固然有民间的口碑,很多时候,主流舆论地宣传也至关重要,尤其在中国历史上,官修历史是主流,青史斑驳间上有太多官方刻意留下的痕迹。

岳武穆成了千古英雄,有抗金的勋绩在,但宋孝宗要推翻宋高宗之前的政策,为北伐制造舆论,需要一个光辉形象来弘砺士气也是重要原因。史可法的名字在康熙朝之前还多有禁忌,大清不愿提及这位困守抵抗的敌人,待吴三桂叛乱后,史可法忽然被作为孤忠的象征受到清廷旌表。之前为大清卖命的洪承畴之辈,在官方口径里成了著名的贰臣。这其中的关窍,在于三藩之乱,三藩说要复明,满清就说他们是叛乱的贰臣,是贼子乱政。史可法已死,对大清无关痛痒,把他吹捧忠义之士,一可收拢汉人之心,二可打压叛乱的人,一石二鸟。

史可法为大明的忠心无可置疑,但对史可法的也有过誉之嫌,作为南明的重要人物,史可法在历史的重要转折点上,无所作为,屡出昏招,不能不说对南明的覆亡有责任。近日读顾诚的《南明史》,对于明末乱世南明政权的史实有详尽客观的描述。满清入关后,李自成败退往山西,当时,南明还拥有全国大部分地区,却先在立新君问题上内讧不断,继而,福王继位,又想“借虏平寇”,和清兵议和,共同剿灭李自成。

史可法给多尔衮去信,一再说“连兵西讨”。几百年前,北宋联兵金国攻辽,金国灭了辽国,转头就南来攻下汴梁,有了“靖康之变”。到了南宋,蒙古又来联合南宋,攻打金国,金国一灭,接下来南宋就成了目标。史可法熟读经史,却不知以史为鉴,一味消极作壁上观。和蒙古、金国不同,多尔衮根本不曾邀请南明合作,甚至极不客气指责南明“尔南方诸臣,当明国崇祯皇帝遭流贼之难,陵阙焚毁,国破家亡,不遣一兵,不发一矢,如鼠藏穴”,话说到这份上,南明还能按兵不动,神定气闲,坐观成败,堪称千古奇观。

河南郾城人李发愚到了南京,见新朝一派偏安享乐的气象,无奈写诗道:“怪底新朝无个事,大家仍做太平官”。太平是好事,可惜乱世中求太平,要实力说话,要铁血的手腕。优柔寡断的史可法,进不能攻,退不能守,眼睁睁看着满清打败李自成的大顺军之后,腾出手来分兵三路南下,史督师也只能在扬州城里誓死不降,成就千秋忠名。比起各怀鬼胎的江北四镇,望风而降的钱谦益之流,史可法的气节值得褒扬,但带甲百万,兵权在握,却碌碌无为,未免辜负了国家社稷。

坦白说,我曾经不惮恶意的想,史可法与当真绝望的瞿式耜又不同,在事尚可为之时便死,是自知实力不济,存活只能误国,想用一死激励人心,还是单纯的学想要个贞献谥号的梁巨川先生呢。为国一死,宁死不屈者太多了,如王之仁,如傅冠,又如生前贪污舞弊的杜大典,又如败坏数朝之事,末年痛改前非矢志抗清的马士英,为何单独夸史可法呢?

因为他官大,顾先生说,我以为然。

上一篇:特色种植助力扶贫增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