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万人下岗 制造业缺人的悖论?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河北省2013年11月和2014年2月开展了两次大规模集中淘汰落后产能行动,涉及数万下岗工人,引起社会关注。新华社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一面是淘汰落后产能大规模下岗,一面是制造业缺人机器换人

  工人下岗,生活艰辛

  河北省平山县西焦村58岁农民齐满仓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低谷他失业了。名字中的满仓对他来说,仿佛成了一种讽刺。

  在水泥厂工作了30余年的齐满仓,不掌握其他技能,已很难再找到工作。作为一个普通农民,他没有社会保险,原来一个月两三千元的收入,这下全没了。

  记者来到齐满仓家时,他的爱人肖梅书正捧着一碗棒子面粥在吃,粥上只有几片腌的咸菜,这对他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肖梅书对记者说:齐满仓失业回来那天就哭了,没法弄了,怎么办?家里就3亩地,水源条件差,一年只能种一季玉米。

  我小儿子在南京念研究生,一年学费生活费1万多元,都快供不下去了。给二儿媳妇看病花了10多万元,现在外债欠了7万多元。都这把岁数了,上哪找工作?谁还要咱啊?她说。

  与齐满仓的状况相似,在河北省鹿泉市宜安镇东焦村,记者见到了46岁村民乔淑梅,她和丈夫在家附近的水泥厂干了十多年了。岁数大了没人要了,我去市里找工作,找不着。

  乔淑梅说:我们这一拨人都傻眼了,除了水泥这一行,别的什么也不会。我们也没有社会保险,以后该怎么生活?

  齐满仓和乔淑梅的生存现状是河北淘汰落后产能导致工人失业的一个缩影。

  位于河北省中西部的鹿泉市、平山县隶属于石家庄市,蕴含着丰富的石灰岩资源,当地的水泥业在全国久负盛名。水泥产业带来显著规模的GDP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污染。两次集中整治,无疑也砸掉了工人们的饭碗。

  平山县工信局局长范世雄说,平山两次拆了18家水泥厂,涉及1766人,加上相关产业有六七千人。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说,两次共拆除企业24家,包含了这个市所有水泥粉磨企业,涉及水泥厂职工和运输、编织、机械、服务等相关产业2万多人。

  在钢铁大市河北省武安市,2014年2月当地共拆除了6家企业的8座高炉。市人社局局长尹长兴说,这涉及7110名职工转岗或失业,相关上下游产业加起来2万多人。这个人数还仅是初步摸底的数字,最后肯定比这个数字大。

  鹿泉、平山、武安位于山区,属典型靠山吃山,也是河北省两次集中拆除行动的重点地区。中国网事记者走访发现,拆除和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是民营企业,工人基本都是农民工,多数没有入社保,年龄多在四五十岁,家里有孩子上学,有老人需要照顾。失业后,几乎没有收入来源。尽管是农民,但山区地少,水源条件差,只能种一季玉米。由于长期在工厂工作,不掌握其他技能,很难再找到工作。

  根据相关规划,到2017年,河北省要完成6000万吨钢铁压减任务,这就涉及60多万直接或间接的从业人员需要妥善安置。

  制造业缺人,频现招工难

  在沿海制造业发达地区,上演的却是企业招工难的戏目,从年初开始企业就开始抱怨招工难,招到工人又留不住,企业面对招工一筹莫展。

  要不要填表?前面的几家工资肯定没我们高,或者看起来比我们高,但实际上不一定比我们高。我们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不要你先填表试试?在东莞厚街镇,一家电子企业打出普工月薪3500元、包吃包住的横幅,同时还制作了公司各种文化活动的展板,却鲜有求职者上千询问。

  用工荒年年都有,但今年格外难。一家东莞PCB原件电子企业的人力资源负责人说,春节已过去十多天,按往年大部分打工者都已登上南下火车,但今年却只稀拉拉招了几个人,到工厂报道的却只有两三个人,而熟练工,更是一个都没有遇到。这是今年初的东莞的状况,到处都是招聘广告,到处都显示这里所有的企业都缺人。各工厂用工缺口也不尽相同,有的企业缺工高达八成,有的企业则甚至无法开工。

  韩国贸易协会北京分会日前公布针对278家在华韩国企业进行调查的结果,结果显示85.3%的企业面临招工难。

  在招工方面存在困难的韩国企业中,劳动力不足率大多低于20%,但也有19.8%的企业劳动力不足率超过30%。

  安徽企业超六成企业存在招工难问题,安徽省统计局调查报告显示,高达62.3%的企业面临着不同程度的招工难问题,且这一比例在已进行转型升级和准备转型升级的企业中更高,达69.2%。从经营规模来看,63.5%的大中型企业存在招工难问题,高于小微企业1.3个百分点。从行业类型看,64.8%的工业企业存在招工难问题,高于服务业企业8.9个百分点。

  南宁广缘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崇左分公司的凌女士告诉记者,公司很缺维修工人,特别是高级维修工在崇左根本招不到,只能从南宁调。广西崇左市凯源酒业有限公司行政部主任程志武表示,公司很缺有技术又肯干的年轻人,但是参加了几次招聘会,都招不到满意的人。广西东亚纸业有限公司人事办主任闭全盟表示,公司缺技术工人和特殊工种的工人,但是很难招到人。参加现场招聘的大部分企业均表示出现招工难问题。

  招工难问题推动机器换人实行

  在东莞自动化机械龙头企业艾尔发公司总经理黄俊钦眼中,东莞近两年已经开始了第三轮机器人热潮。其中第一波机器换人热潮是在21世纪初出现用工荒后,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增加设备减少岗位,随后第二波则出现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

  黄俊钦的观点是有道理的。2005年,大朗镇数控织机总量不足1000台。也是在这一年,缺工初露端倪,大朗镇就开始鼓励毛织企业引进数控织机代替传统机械织机以减少用工。

  当招工越来越难,机器换人也就势在必行了。2008年,大朗镇数控织机总量增加到4800台。截至2013年岁末,大朗数控机床已经猛增至超过4万台。按照一台数控织机可以替代8名工人,一个工人就可以控制6-8台机器的标准。一个缝盘师傅的月薪高达3000-5000元还在往上涨,引进数控织机后,仅织片这一道工序就节约了八成的劳动力成本。有纺织企业人士如是说。

  浙企纷纷机器换人。为什么要用机器替换人工?记者采访中发现,除了确保产品质量外,招工难也逼迫着企业尽早尽快下这步棋。去年,三花想招五六十名员工,最后一再放低用工条件,才招到个位数的工人。而且,这些工人大多年龄偏大,文化程度较低,不符合最初的招工要求。

  姜雨龙说,半个月前,三花又打算对外招收约30名工人,结果一再降低用工条件,才招收到约15个工人。招工条件从高中生降低到初中生,年龄条件从最大30岁,最后降低到连四五十岁的也要。

  机器换人帮助三花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招工难等燃眉之急。明年10月,三花计划将剩下的另一半人工生产线全部换成新的自动化生产线。戴昌苗说,一旦改造完成后,三花未来的在线作业人员将减少2/3。

  不仅仅是三花,先行尝试机器换人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还有很多:在雪糕新品生产中,祐康集团对现有设备设计了半自动化的灌装线,从脚踩式灌注发展到气缸自动吸浆灌注,从4个灌注头升级到12个,结果发现不仅劳动效率提高了3倍,而且产品卫生指标、净含量指标都得到了保证。

  在下沙的天裕光能公司内,加工太阳能薄膜电池板的整道生产工序中,正在使用机械手。机械巨臂从装满玻璃的铁架上,逐片取下玻璃,并将玻璃准确地送至传送带上,传送带将玻璃自动送入下道工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与人工送片相比,机械手可24小时连续作业,比人工至少节省2倍时间。

  近日,在温岭市浙江必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自动化流水线上,一台台灵巧的机械手代替人工完成冲材、整形、修边等工序。公司董事长袁康宁告诉记者,这套自动化生产流水线是公司投资600多万元刚引进的,完成相同制鞋工序,至少可以减少七成人工。

  招工难与工人大规模下岗看似矛盾,却又不尽然,一是地区经济发展部均衡,制造业大多集中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沿海地区成了吸工黑洞,内陆省份经济欠发达,制造业难发展起来,在淘汰落后产能时,由于就业机会少,下岗职工在本地工作比较困难。二是,企业对工人技术性的要求在提高,随着技术的发展,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力劳动成本在增加同时也逐渐变成弱后产能的代表,而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过度过程中,人力需求减少,但技术性需求在提高,年龄偏大的求职者在这方面处于弱势地位。

  针对这两个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解决,一是鼓励制造业内迁,像富士康在河南郑州、山西太原、四川成都、山东烟台都设有大厂区,解决了当地就业问题,同时也降低了人力成本。二是政府出台政策帮助企业安家落户,当然这方面地方政府做的还是比较好的。三是增加下岗职工培训,从而提高下岗职工的技术性,增加求职机会,这必须政府与社会通力合作才能解决,社会也应该尽责任,就业问题带来其他衍生性的问题会增加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

  二、在我国大规模机器换人还不成熟

  机器换人工程难题

  调研显示,目前机器换人存在着五大难题,一是企业对机器换人的认识不够深入;二是资金和人才成为制约企业机器换人的两大主因;三是已引进设备的使用率有待提高;四是缺乏专业化服务机构;五是某些关键共性技术亟需攻克。

  机器换人中造成减少劳动力的使用,这中状况会一直持续,尤其是在制造业中。富士康在2010年就已经减少招工,大量的投入工业机器人。在东莞政府鼓励招工难的企业机器换人但是这一现象也让很多担心,这种做法会不会影响就业。其实从长远角度来看,机器换人是制造转型升级最佳途径,但是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能一蹴而就。工业机器人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能给企业带来红利,但是传统的人工做工并不能被完全代替。

  对于小微企业,这条路并不好走

  浙江省经信委做的调查显示,38.1%的企业表示对机器换人迫切需要,有53.4%的企业态度模棱两可,认为只有在政府加大政策激励力度时才会考虑,原因主要是机器换人一次性投入大、成本回收期长,以企业现有财力无力承担。

  调查显示,机器换人总投资为100万~500万元的企业最多,占26.8%;其后依次是1000万~2000万元的占18.2%,500万~1000万元的占17.1%。投资回报周期为2~3年的最多,占27.9%。业内人士表示,浙江民企居多,规模不大,机器换人两三年的投资回报期已是它们的承受极点。

  目前完成或者正在进行自动化生产线更新的,主要是一些有实力的大企业。而对于广大小微企业而言,这条路并不那么好走。

  巨大的投资是最现实的问题。据了解,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一些硬件上的投入达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而成本回收可能需要3~5年;而很多小微企业不一定具备资金实力,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机器换人并不仅仅意味着生产线的更新。如果不能相应地提高职工素质,也会限制其效益的发挥。宁波市民企协会有关负责人认为,在传统工业向现代工业的转型中,简单重复的工作在急剧减少,企业规模不再由员工数量决定。机器换人要求一线员工必须尽快向知识型生产者转型。

  比硬件投入难度更大的是软件投入。有专家指出,很多小微企业本身缺少技术部门及人员,难以自主开发新工艺、新设备,这就需要装备研发制造等相关支持。问题在于,某个产业集群是否有足够的需求来支撑新设备的产品化。每家企业产品不同,会带来个性化的设备需求,软、硬件的研发和维护成本就更高,而小微企业这方面的承受能力就很弱。

  投入成本高让企业望而却步

  推动机器换人,最大的难点,应该是资金的缺乏。

  厚街名菱工业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精文,做了17年电脑花样缝纫机研发生产。他说:生产还是更多地依赖人工,不是不想引进自动化,而是成本实在太高,自动化设备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元,一个车间配套下来将近百万,没有一定实力的企业根本想都不要想。

  因为资金的缺乏,让许多企业主对机器换人望而却步,艾尔发公司总经理黄俊钦说:机器人的购置成本只占其中一部分,后期编程、改造、维护等也花费不菲,一些企业认为投资自动化的费用与节省的人工成本之间尚无法平衡。他解释,造成价格高昂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关键的核心零部件仍依赖进口,一件注塑机械手的原材料成本,至少有一半要贡献给日本等国家。

  爱玛数控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国权也说了自己的难处,他生产出来的机器,能帮企业节省好多成本,但是因为购置这些产品,需要投入上百万的资金,所以许多企业有心无力。

  专家建议,政府应有针对性地在设备和技术研发方面给予扶持。从企业方面来说,机器换人不一定要一步到位,实力较弱的企业,不妨从采购简单加工设备开始,以后根据不同阶段的需要,逐渐更新设备。

  三、在某些领域推动机器换人切实可行

  机器人广泛应用于汽车领域

  再过一个月,厂房的所有设备将安装完成。长安福特杭州分公司负责人说,明年1月,这里将下线杭州产的新款福特汽车。

  长安福特杭州项目总投资达到75亿元,我们将把最新、最先进的制造技术和车型带到杭州。长安福特有关负责人说,杭州项目将采用高度柔性化的全自动生产线,可允许生产多种不同车型。这种灵活性,可以大大降低新车投产和改款所产生的成本,同时快速地根据消费者的需求作出反应。杭州项目生产工艺设备是福特在全球所有投资项目中最为先进的,其自动化程度也是亚太车企中最高的。

  正在安装设备的四大工艺生产线将由600多台机器人组成,蔚为壮观。其中,冲压车间采用两条全封闭高速全自动冲压生产线,可实现1模4件生产;焊装车间采用全自动柔性化生产线,可实现6个车型混线生产;涂装车间采用福特全球第一条水性涂料/3C1B生产线、福特APA第一条全自动喷涂线;总装车间采用高柔性化生产线,同步化物流生产方式。

  福田汽车,为了实现从商用到乘用、从低端到高端的战略转型,建成和投产了一座座无接触自动化精益生产车间,将制造车间全面打造成提高生产效率和作业精度、降低工人劳动强度和人工成本、实现节能降噪的国内一流生产线,使福田汽车的产品质量和品质得到全面提升的同时,无接触自动化精益生产模式在福田汽车的普及,也使福田汽车向世界级车企迈进的步伐走得更快、更实。

  在北京密云制造基地,作为福田汽车在北京地区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工厂,生产线采用全球领先的设备和技术,关键工序采用智能化机器人作业,保证了每一个作业细节的精准度,致力于以世界标准打造满足全球市场需求的汽车产品。

  家电制造业领域 机器人成标配

  据美的内部人士介绍,2010年公司家用空调事业部在各个车间广泛应用各类三轴、四轴机器人。2011年下半年,美的机器人应用进一步提速,家用空调事业部提出了精品战略,机器人能够更精确地对一些工序精心加工,保障产品质量,因此更大范围被使用。

  2012年,美的空调成立了专业的机器人设计加工团队,自主研发了电子、钣金加工装配机器人生产线。公司表示,今后在一些关键零部件组装、焊接和测试等方面,也将加大机器人应用范围。

  美的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生产线机器人应用方面,目前美的家用空调注塑生产线共计投入近200台、总装成品下线100余台,其他电子、部装装配机器人近200台。

  除了家用空调事业部外,美的厨房电器事业部也有多条自动化生产线或机器人生产线。

  创维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在去年提出了名为311的机器人战略,具体指投资3000万元,节约1000人,建成1条自动化生产线。公司制造总部机器人战略正式提上日程,并在制造总部范围内全面挖掘可以由机器设备代替人工作业的自动化项目。

  格兰仕的自动化程度亦较高,其中山基地南厂区的总装车间拥有26条生产线,冲压车间能实现从门网板、门体、外壳和腔体结构件等的自动化生产。

  除了上述企业,志高公关部部长黄通华以及奥马电器副总裁姚友军都向记者表示,公司有机器人设备。公开资料显示,格力、海信等一些家电也都在实施机器人战略。

  电子装配行业 机器人显身手

  电子类的IC、贴片元器件,工业机器人在这些领域的应用均较普遍。目前世界工业界装机最多的工业机器人是SCARA型四轴机器人。第二位的是串联关节型垂直6轴机器人。罗百辉指出,超过全球工业机器人装机量一半的这两种工业机器人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在手机生产领域,视觉机器人,例如分拣装箱、撕膜系统、激光塑料焊接、高速四轴码垛机器人等适用于触摸屏检测、擦洗、贴膜等一系列流程的自动化系统的应用。

  专区内机器人均由国内生产商根据电子生产行业需求所特制,小型化、简单化的特性实现了电子组装高精度、高效的生产,满足了电子组装加工设备日益精细化的需求,而自动化加工更是大大提升生产效益。

上一篇:盘点:2011年工业电气行业年度十件大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