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歼灭战结束四个月后,从敌营中传出一首很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1944年11月19日,国民党桂系一七一师主力四个营及地方土顽300余人,在五一二团团长蒙培琼指挥下,乘新四军第二师五旅和路西军民反击日军“扫荡”、部队连续作战、极度疲劳和分散之,向占鸡岗地区发动进攻。新四军五旅各团克服一切困难,将顽军分割包围全部歼灭。有意思是的,四个月缴获的敌人一个公文包中,发现一首打油诗把这次战斗描述得很生动。

11月17日黄昏前,桂顽蒙培琼指挥的四个营进到了延寿集以南之郭集、蒋集一线,离新四军五旅指挥所驻地小陈庄仅5华里,顽军的进攻迫在眉睫。

当时的情况是:延寿集、占鸡岗的所有工事均被撤退的日伪军破坏;延寿集附近仅有十八团,其他几个团均在一天行程以外;连日来,部队不断转移和打仗,极度疲劳;根据地遭受日伪军严重破坏急需恢复。

新四军研究了各方面的情况,认为必须集中四个团的兵力,打退桂顽的进攻;只有打退顽军进攻,才能安心处理日伪“扫荡”造成的困难;关键问题是争取一天的时间是把部队集结起来。

决定后,指挥所急电令十三、十四、十五三个团,克服一切困难,连夜赶到占鸡岗地区集结。旅长兼军分区司令员成钧赶到延寿集,命令十八团不顾一切疲劳,立即集中全团兵力进驻延寿集和占鸡岗两地,连夜抢修工事,做好能坚守一天的准备。

18日,桂顽在郭集和蒋集一线停了一天,向北打枪,试探虚实,没敢贸然进攻,这使新四军集结部队赢得了时间。

18日黄昏前,新四军3个主力团全部到达指定地点隐蔽。十三团在张桥镇,十四团在占鸡岗东,十五团在宜家岗。十八团三九连配合区武装守占鸡岗,七、八连守延寿集,团政委廖成美率一营进到刘岗地区监视顽军动态,旅指挥所移至齐油房。

桂顽不打日、伪军,反而乘日、伪军“扫荡”新四军根据之机,向我进攻,激起根据地军区无比愤怒,摩拳擦掌,决心打退顽军进攻,各部队斗志旺盛,请战书纷纷送到旅、团司政机关。

19日上午8时,桂顽蒙培琼指挥四个主力营和土顽牛登峰部300余人,分两路扑向占鸡岗区:一路由五一二团二营营长蒙佐宣指挥,向董大圩进攻;蒙培琼直接指挥3个营,向占鸡岗进攻。

顽军先以大炮猛烈轰击,然后在轻重机枪掩护下,向新四军阵地扑来,新四军指战员用步机抢、手榴弹猛烈向敌人还击,一排排子弹、手榴弹在敌群中飞横,击退了顽军一次次进攻。

守大圩的部队,是十四团三营长彭家样指挥的七连,这是个能攻善战的连队。彭家样任七连连长时,就指挥七连在皖东北张楼战斗中,坚守何宅子,激战竟日,堵住了日军先后两批500的余人的援兵,在淮宝曾击退偷袭高良涧日军200余人。这次是仓促投入战斗,来不及构筑坚固工事,边应战边挖散兵壕。他们先在村沿杀伤进攻之顽军,后利用圩内房屋作掩护,同其逐屋争夺,杀伤顽军,坚守到新四军主力出击。

守占鸡岗部队是十八团九连和区武装,在十四团支持下,先在外围杀伤进攻之顽军,后退入核心工事坚守。

这两支新四军守备部队,英勇顽强,坚守阵地,大量杀伤、消耗、疲惫顽军,对这次战斗全胜起到重大作用。

战斗到下午3时,蒙培琼仍以为占鸡岗地区只有新四军十八团部队,重新调整部署,拟将占鸡岗、董大圩包围起来,一举全歼新四军两地守备部队。

此时,新四军十三团和旅骑兵连、侦察连、炮兵连已由张桥镇隐蔽运动到占鸡岗以北顽军侧翼。旅长成钧来到十三团指挥,乘顽军调整部署之机,指挥部队突然出击,骑兵连纵马横刀冲入敌阵。侦察连和十三团一、二营紧紧跟随,如猛虎下山,与顽军短兵相接,展开了肉搏战。

桂顽在新四军突然打击下乱了阵脚,节节后退,新四军乘胜追击,歼其一个多营。十四团一、二营由占鸡岗以南出击,配合十三团将蒙培琼及其残部包围,在上杨家,十四团三营和十五团向攻我董大圩之顽军出击,将其分割包围于西彭岗、小彭岗。

新四军各出击部队,打得猛,协同好,骑兵连起了开路先锋的作用,连长高和昌一马当先,率领全连冲入敌阵,杀得顽军血肉横飞。桂顽五一三团三营营长在被俘时,还双手抱头惊呼:“太可怕了,骑兵猛不可当!向左躲,左一刀;向右躲,右一刀,没法招架……”

旅侦察连及十三团一、二营随骑兵连冲入敌阵,协同骑兵展开白刃战,杀得顽军狼狈窜逃。十四、十五团接到指挥所出击号令,立即猛冲敌阵,与十三团密切配合,一鼓作气将顽军四个营分割包围。

当晚,十四团和十五团各一部,在副旅长张翼翔指挥下,歼灭了困守小彭岗之顽军,歼灭一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排。十三团对退守上杨家之顽军,作了围歼的备。

20日,新四军各部分析桂顽可能派部队增援,决定抽出十五团和十四团一部兵力,准备打援。

困守西彭岗之顽军,乘新四军调整部署之机,向龙王寺突围,十五团和十四团各一部在后面追,十八团一营在前面堵。在新四军前后夹攻下,除顽营长蒙佐宣带十多人侥幸逃跑外,其余全都被歼。十三团和十四团对被围在上杨家的残敌发起攻击,攻击部队先用迫击炮、枪弹向敌阵轰击。顿时上杨家浓烟滚滚,顽军熏得睁不开眼、透不过气,残顽像散了群的鸭子,四处逃窜。新四军立即发起猛攻,穷追猛打,歼顽大部,蒙培琼率残部逃入小朱庄,企图顽抗。新四军追击部队冲入村内,仅用十多分钟,就全歼了顽军。

下午4时左右,战斗全部结束,来援的五一一团闻讯立即南逃。盘踞多年,危害根据地的谢圩子一带土顽,也弃巢逃走,谢圩子被新四军十八团收复,蒙培琼藏在壕沟内装死,被打扫战场的部队活捉。

这次战斗,全歼桂顽四个主力营和参战的土顽部队共计2000余人,其中生俘团长1名、营长3名。

1945年3月,也就是占鸡岗战斗结束4个月后,新四军在王子城战斗中,缴获桂顽五一一团一营文书的一个公文包,从中查出一首描绘桂顽在占鸡岗战斗的打油诗:

占鸡岗上真悲伤,

战马奔腾血乱飞;

问君能否记忆起,

北上剿匪几人回!

这首诗虽然写得不算高明,却是对桂顽进攻占鸡岗惨败的真实写照。

上一篇:3.11-3.17杭州楼市一手房成交数据 全市1446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