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工业化强劲 全球制造业重新洗牌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随着希拉里的访华,美国制造业和就业率等问题再次被提及。美国是一个十分重视公众就业率的国家,近几年,由于金融危机发生,美国就业率始终无法复苏。因此,也成了此次美国大选的主要问题。周二一份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制造业在上月出现三年多来最严重的萎缩,进一步表明全球经济放缓正在拖累已经十分疲弱的美国复苏。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调查显示,制造业在8月份连续第三个月陷入萎缩,ISM制造业指数在8月跌至49.6,低於路透调查中分析师的预估中值50.0,7月为49.8.该指数低於50即表明这个关键性的行业陷入萎缩。

  与此同时,7月美国失业率仍处在8.3%的高位。疲弱的就业增长令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深感忧虑,而在美国大选中,疲弱的美国经济也是关键议题。处于这个敏感时期,希拉里的访华除了在南海等问题上尊重中国核心利益外,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体现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新型大国关系的诚意和善意,真正维护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共同合作发展。

美国制造回流

  美国制造业回流决心大

  在重振制造业的口号和政策影响下,美国有望吸引传统制造业从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回流至本土。从而实现奥巴马政府增加生产和出口,降低金融比例,增加就业的发展目标。

  这表明美国开始重操就业,生产从筷子、热水器到建筑机械等一系列产品的事例。甚至对中国生产的美国奥运服装,也有个别美国议员小题大做,嚷嚷着要把中国制造堆在一起烧掉,再做新的,哪怕是汗衫也好,但必须是美国制造。

  经济学家和产业资本家对此却有不同看法。我们不会在美国增加劳动力密集型、相对低技术的工作,我也不认为我们想要它们。有时开发增强竞争力的技术会比较有意义。有时政府支持提高工人技能比较有意义。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这样认为。

  而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卡茨指出,认为制造业就业岗位将大增的想法是完全不可信的,大力改善美国基础设施和教育,对创造中产阶级就业岗位会更有效。

  许多专家认为,这两年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回流,除海外劳动力成本增加等原因外,还有汇率变动、海外能源运输价格攀升等临时性和偶然性因素。因此,这种复苏是衰退过后的一次反弹,还是长期性现象,仍难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加区分地宣扬走老路,制造所有类别的产品,只能越说越兴奋,越做越为难。

  在2011年2月硅谷的一次晚餐会上,奥巴马曾经问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如何才能将iPhone手机制造方面的岗位弄回美国乔布斯回答说:这些工作回不来了。

美国制造回流

  这不仅是因为国外的劳动力比较廉价。苹果高管认为,外国工人的灵活、勤劳与工业技能,以及海外工厂的巨大规模已大大超越美国同行,以致美国制造对大多数苹果产品来说,已不再是一项可行的选择。

  调查显示,美国制造业当年还有60万岗位无人填补,仅仅是因为企业找不到有合适技能的工人。

  人才缺口,已不仅是技能和勤恳问题,新技术发展需要掌握新知识的人才。要重振美国制造业,就需要重新规划教育系统,因为高端制造业工作同当年送往海外的制造业工作不同,这些工作需要非常特别的技能和较少的工人。

  先进制造业需在过度期

  要实现再工业化,扭转这种失衡,美国需依靠的是先进制造业,而不是低端制造业。这已成为美国不少有识之士的共识。

  哈佛商学院教授皮萨诺和维利石早在2009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上就提出建议,要求政府重视先进制造业。因为在该领域,劳动力成本通常占的比重缩小,低工资国家优势不大。而迅速变化的世界也越来越要求把生产放在离终端市场更近的地方。

  先进制造业是指使用高端材料和生产技术的下一代制造技术及其产品,主要包括精密仪器、电子产品等行业。这些行业产品附加值高,技术要求强,不仅是美国比较优势所在,也能为美国民众提供高报酬收入。美国政府的政策目前已开始侧重先进制造业,给予了不少资金和税收支持。

  总体看,美国国内重振制造业的呼声很大,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是无所不为,有关讨论的结果日趋明朗。可以预见,美国重振制造业的步伐一旦加快,在一些领域,与欧洲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将产生激烈竞争。

  美国制造回流 将影响世界分工

  面对美国制造的复苏,日本制造和中国制造都感到压力。2012年,对于日本企业而言,除了将备受日元升值的煎熬,还将受到美国制造的挤压。比如汽车行业,丰田、日产、本田等三家企业总共只会保留500万辆的日本国内生产量。对其国内工厂来说,其竞争对手不仅仅是中国和泰国,还有不断加入的美国南部与墨西哥组合。根据国外媒体报道,目前飞机产业和汽车产业在美国正不断南进。南是指南卡罗来纳州和德州等美国南部州,其主要推动力之一就是那儿的劳动力成本下降了很多。去年年底投产的丰田汽车密西西比工厂的新员工工资仅为15美元/小时,相比过去的通用汽车每小时80多美元,劳务成本下降了许多。

  通用汽车破产是触发美国南部地区工资成本降低的原因之一。法律程序破产之前,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总是不响应通用汽车的重组、退休工资改革等措施。但是,破产重组之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如今也是通用汽车的大股东之一)为了确保公司生存与重建及未来增长,开始积极面对各种问题,其中就包括签订以前无法想像的关于薪酬的相关协定。

美国制造回流

  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和人民币升值,美国把制造业大量外包给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到2015年,在美国销售的商品中,美国本土制造的产品将有可能超过中国。以现在的美国政策来看,美国经济借助制造业翻身概率极大,这会把世界制造业带到一个新的时期,中国制造无疑面临更多的变数。中国的工资水平以年均15%~20%的幅度在上涨,持续下去的话,2015年左右美国南部等地的生产成本将低于中国。

  事实上,目前中国制造业正处在最为复杂的时期之中。一方面,外部环境正因为美欧等发达国家对制造业的再次重视而变得更为艰难;另一方面,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还未完全落到实处。内外交困,技术的引进来与资本的走出去好像都已经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制造业需要在这个路口选择一个新的方向。

  对于被誉为世界工厂的珠三角以至整个中国来说,美国制造的重新崛起,正在引发全球制造业新一轮布局。中国制造亟须再次寻找自己的坐标。

上一篇:排水泵站远程监控系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