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机器人引得各路英豪竞折腰 蛋糕已出炉谁是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来自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目前世界机器人密度均值为51,中国仅为15。作为制造业大国,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使用密度为每一万名工人拥有机器人21台,不及国际平均水平55台的一半。

  目前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化的模式与美国接近,即本身生产的机器人较少,众多企业集中于机器人系统集成这一块。

  中国机器人市场即将爆发,一年前的这句市场预言正在得到印证。

  近期关于工业机器人的利好消息称得上是扎堆儿。先是9月底来自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消息称,该公司建设的我国首条用机器人生产机器人的数字化生产线正式投产,年产能将达到5000台工业机器人;10月,杭州娃哈哈集团又证实,该集团已就智能机器人和物流装备项目与中国航天科工飞航技术研究院达成合作意向,欲合作成立公司,跨界涉足特种专用机器人产业。还有业内消息称,乳业巨头蒙牛公司的生产线上正在大量使用工业机器人。与此同时,不断有企业投资或设立机器人公司,或收购国外机器人公司股份,有的企业甚至还筹建商业银行,为发展机器人项目进行融资。

  另外,更有国际机器人企业瞄准国内市场,纷纷攻城略地,抢占码头。

  毋庸置疑,市场将进入与机器人共舞的时代,围绕机器人展开的商业合作与竞争也在悄悄展开。而在先期,富有远见的企业家们,正在进行着产业布局,以期在未来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蛋糕已出炉,谁是伟大公司

  我国未来工业自动化转型、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对工业机器人的强大需求不可避免地会带动其市场快速发展。我国将进入机器人时代。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采访时表示。但就目前而言,我国的机器人市场仍由外资品牌占主导地位。未来国产机器人能否与国外机器人巨头企业分庭抗礼、比肩竞争,人们拭目以待。

  来自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目前世界机器人密度均值为51,中国仅为15。就目前而言,作为制造业大国,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使用密度为每一万名工人拥有机器人21台,不及国际平均水平55台的一半。韩国是全球工业机器人使用密度最高的国家,每1万名工人拥有347台,日本为339台,德国为251台。

  巨大的差距意味着无限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据工信部工业装备司副司长王卫明透露,预计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产业体系要具备3-5家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企业,8-10个产业配套集群,机器人密度将达到100以上。

  鉴于巨大的市场需求,国内企业自然不甘落后,纷纷布局来争抢这块大蛋糕。于是,人们就看到了上述一连串企业扎堆儿与机器人共舞的利好消息。沈阳新松机器人中央研究院院长徐方认为:未来机器人行业有可能将成为全球新的经济引擎,诞生出一批更为伟大的公司。事实上,中国目前已成为全球机器人年销售量最大的市场。据国际机器人联盟(IFR)统计,2013年,中国共售出37000台工业机器人,世界上售出的每5台机器人就有一台安装在中国。

  部分省市已发力,行业面临大洗牌

  谁将成为徐方所说的伟大的公司,目前尚难以明断,不过2014年作为工业机器人元年,国内工业机器人迎来爆发式增长,已成为业内共识。

  来自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消息显示,企业通过引入机器人替代了人工,在改进传统加工模式促进生产效能的同时,也为企业寻求到了新的发展模式。随着中国制造业的不断进步,国内机器人行业的发展,从以往的向国外机器人厂商引进技术与产品型国家,逐渐向机器人技术与产品研发型国家转变,而该公司就恰恰是这次蜕变的催化剂。

  许多省市还专门为机器人开设了产业园区。2014年3月,湖南工业机器人产业示范园落户雨花经开区,该区也是湖南唯一可发展机器人产业的园区,由长泰、科达、奇思环保等3家企业组成的湖南机器人高新技术产业集群初现雏形。雨花经开区表示,园区将重点吸引德国、韩国以及中国国内的优秀机器人研发制造企业以及配套企业入驻,计划3年时间吸引15-20家机器人研发制造企业入园,力争在2017年达到50亿元的产值,用10年时间达到500亿元的产业规模,打造成我国中部最重要的工业机器人产业基地。

  而国际机器人企业巨头更是依仗其雄厚实力早早出手了。8月,国际巨头德国库卡公司与顺德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在该地设立研发基地。湖南作为拥有良好工程装备制造业基础的大省,更应该加快步伐。

  跨国公司开始加速布局中国机器人市场,这一动向引起了业内的注意。国内企业自然不甘落伍,自去年以来,沈阳新松机器人参与华晨宝马沈阳铁西新工厂建设,连续中标多个项目,累计合同金额逾1亿元。

  博盖咨询董事总经理高剑锋对此分析认为,娃哈哈进入生产制造行业,一方面是基于满足自身企业的内部采购要求,另外则是想做外部市场供应。机器人行业作为目前市场最热门的行业之一,这种投资比较稳健,自己就是最大的客户群体。

  而在娃哈哈集团所在地浙江杭州,机器人相关的产业规模超过10亿元,机器人已进入了产业化初期阶段,需求达到近万台(套)。杭州市经信委副主任杨福颂说:当下人口红利出现拐点,劳动密集型经济急需转型,杭州市整体经济总量接近于发达国家层次。在这样的新经济高速发展期,而传统企业信息化程度却很低,这就是一片广阔的蓝海,大规模机器换人的机会来了。

  正如深圳市雷柏科技(002577,股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邱伟对记者所表示的: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配备机器人,这些行业新的产业大战或行业洗牌也一触即发。邓邱伟对此看得很明白,因为雷柏科技通过大量引进机器人,键盘鼠标毛利率高达30%左右,国内没有采用机器人生产键盘鼠标的企业,毛利率一般在10%左右。

  资本竞相涌入,拼抢融资渠道

  产业扎堆儿爆发意味着资本大量涌入。

  华中数控投资设立重庆华数机器人有限公司,更是吸引到巨额风险投资加盟。该公司与重庆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重庆风投)、重庆两江新区创新创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创新投)合资,共同设立重庆华数机器人有限公司,重庆风投以现金出资261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9%;重庆创新投以现金出资18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

  佳士科技作为焊割设备制造领域的企业,虽与国内领先机器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也拟投8000万元设立机器人子公司。

  从事液压硫化机和轮胎磨具生产的巨轮股份,也在增加机器人及智能装备项目研发费用,加快产品落地进程。由于机器人及智能装备研发耗资较大,该公司在持续投入资金的同时,还筹建商业银行,拓宽公司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另有一些公司正在积极通过收购国外机器人公司股份,从而完成自身的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

  加速产业布局,推动系统集成

  随着人力成本上升和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国内机器人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按照曲道奎的话来说:许多以前想不到的领域和行业都会使用机器人。事实上,以新松机器人、亚威股份等为代表的国内企业,正在努力进行着在机器人产业上下游的布局。

  整个机器人产业链主要分为上游核心零部件、中游设备制造商和下游行业应用商三个层面。核心零部件指机器人传动系统、控制系统和人机交互系统,对机器人性能起到关键影响作用,并具有通用性和模块化的部件单元,主要分成三部分,机器人减速器、交直流伺服电机和控制器。由于机器人本体生产受制于上游核心零部件掌控在外资手中,目前我国有众多的企业集中在机器人系统集成这一块。

  目前下游集成应用领域上市公司包括新松机器人、博实股份、天奇股份等;非上市公司则有广州数控、南京埃斯顿等。从下游应用类型来看,机器人一般可分为焊接机器人、搬运/上下料机器人、喷涂机器人等。

  在工业机器人产业化的过程中,世界形成了三种不同的发展模式,即日本模式、欧洲模式和美国模式。

  日本模式是机器人制造厂商以开发新型机器人和批量生产优质产品为主要目标,并由其子公司或社会上的工程公司来设计制造各行业所需要的机器人成套系统,并完成交钥匙工程。

  欧洲模式是机器人的生产和用户所需要的系统设计制造,全部由机器人制造厂商自己完成。

  美国模式则是采购与成套设计相结合。美国国内基本上不生产普通的工业机器人,企业需要时机器人通常由工程公司进口,再自行设计、制造配套的外围设备,完成交钥匙工程。

  目前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化的模式与美国接近,即本身生产的机器人较少,众多企业集中于机器人系统集成这一块。目前大概有95%的公司在做系统集成,主要原因是利润率比较高,收取方案费和服务费。广州数控副总工程师何英武表示。

上一篇:大家众说纷纭 他的观点:不要妄谈工业4.0 工业自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